興建背景與歷史

本院建築興建背景與歷史

  • 點閱: 24266


  自古以來,所有設官必有立署,或獨立建署,或合併辦公。台北州廳舍是台北州官署廨房,官署廨房即機關辦公處所,傳統稱衙門。台北的辦公官署自始於清朝,清末設立台北府,府署位於三板橋莊莿仔埒,即今館前路西的街廓。日本時代初期,於台灣北部成立台北縣,其廳舍即原台北府署。及台北縣改置台北廳,廳舍不變,後期,另擇在原廳舍正東,「三線道路」外側,建造新廳舍,由於原有廳舍猶在使用,因此當時營造的稱呼曰:「台北廳新廳舍」。


  台北州廳舍的原址均是稻田,稍東,距離數百公尺之遙,即為灌溉用的公圳。在起造前,事先已做好都市計畫,當地名曰樺山町,劃定道路,西側緊臨「三線道路」。「三線道路」原為台北城牆拆除,再加上護城河填平所形成的道路,(註:「三線道路」為現今道路:中山南路(東)、愛國西路(南)、中華路(西)、忠孝西路(北)。)寬約四十公尺,為當時台灣最寬廣的道路,路中為一快車道,寬十二公尺,兩旁復有兩條慢車道,由安全島隔開,形成兩條綠地帶,上各植一排由苗圃移種的樟樹,並樹以水銀燈幹,夜晚兩側燈火通明;兩邊人行道鋪以水泥方磚,種植了由楓樹組成的行道樹,只見花木扶疏,庇蔭成林,無論交通便利,或形象美觀,蔚為台北的奇景,常是輿論歌頌,新聞播報的對象,甚多的機關單位矗立在該道路兩側,因此在挑選新的台北州廳舍的考量上,當以四通八達的「三線道路」旁為最適當的選擇。


  再者,台北的發展乃由淡水河而來的,因此河岸的東側最先匯聚人潮,逐漸由西向東拓展,乃形成艋舺的繁榮景象;待清朝末期,台北的主要發展改由南而北,沿著河岸東側接繼形成許多聚落,乃有大稻埕的興起,台北城修築在之南的創舉,日本時代初期尚是如此。但到了中期,台北發展的主軸復由西向東,以當時河岸東側土地大多建有房舍,而距離較遠的東邊,尚有大片土地,猶是稻田,因此日本政府乃將都市計畫伸向東區的土地,將大部份稻田實施道路規畫,基本上以火車鐵道為界,北為工商住宅區,南為文教官舍區,因此台北州廳舍應以南區為適當。


  在地點的選擇而言,東「三線道路」以東大片的稻田全部做好都市規畫,這些皆是台北州廳舍選擇的標的。由於台北州廳舍是台北州的辦公處所,考量因素很多,在緊臨東「三線道路」有七塊規畫好的街廓可以選擇,最終挑中樺山町這塊土地的緣由是距離舊廳舍最近,並且勢須位於重要街角之處,以當時的樣式建築而言,對於位置的選擇特具用心,其大多座落於重要的街角,如台灣總督府、博物館、中央研究所(今教育部址)、台中州廳舍、台南州廳舍、專賣局(今公賣局)等,莫非都位處街角,如此可以塑造都市景觀,也可凸顯建築物形式。該處位在「三線道路」勅使街道與基隆街道的交叉點,勅使街道寬十五公尺,為通往台灣神社之通道,後來也拓寬至四十公尺。此十字路口往東,有一規畫道路,同樣寬十五公尺,交通便利,四通八達,有事彈壓快速,極利於統治,台北廳以北台灣的治理機關而言,實應以這樣的地點作為官署廳舍,不須另做其他地點著想。


  由台北地區的職能區分而言,早期是自由放任的狀態,即整個發展缺乏計畫,土地利用相當混雜,住宅、商業與行政區都在一起。及清末,台灣巡撫劉銘傳加以規畫,商業區設定在大稻埕,行政區集中在台北城內,如巡撫、布政使、台北府、台北廳等衙門如此,將行政官署設定在城內地區,尤以偏重在舊城地區的中南部及東部,如總督府、民政部、法院、守備隊司令部等都是。隨著城內的土地開發殆盡,當然是朝城外發展,此時適拆除城牆,不再侷限於舊城的區域;當時城北是大稻埕,城西是艋舺,都是商業區、住宅區,城南已規畫為住宅區及植物園,而城東是未開發的土地,當然只得朝城東發展了。


  在興建台北廳舍的時間上,吾人也須加以瞭解。台北廳新廳舍興建時是在第五任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任職期間,從明治三十九年(一九0六,光緒三二)四月十一日到大正四年(一九一五,民國四)五月一日,佐久間總督新官上任辭行前,明治天皇要求做好兩件事,一是充實食糧,一是使全台同沐恩澤。佐久間上台後,致力產業的發展與提升,被稱為產業總督。其更大力推行新建廳舍、公署、學校、醫院、宿舍等,大型建築如總督府廳舍,預定工程費二百五十萬元,總坪數二千餘坪,五層的摩天大樓。中型的如中央研究所,小型者如學校的校舍、職員宿舍等,台北州廳舍也是在其任內決定興築的,以其規模大小及工程經費而言,屬於中型建築。